玻璃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16:00 阅读: 来源:玻璃钢厂家

人生就像一篇文章,有铺垫,有伏笔,有照应,有衬托,但都是为着一个主题。有人追求金钱,有人追求名位,有人追求刺激,有人追求男人或女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这个中心。没有主题的文章不是文章,没有主题的人白活一生。

这是阿皮的人生感悟。阿皮来看我,当时我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他把车停在研究生楼下,很多人围观,那时私家车还稀罕,阿皮开的又是豪车。阿皮坐在床沿上,四周看看,连连叹息:“这么简陋?这个怎么能住?老弟,受苦了!”

我给阿皮倒了一杯水,阿皮没喝,说:“水就不喝了,请你喝茶去!”

下了楼,拉开车门,吓了一跳,车里坐着人,是个年轻女孩,感觉在哪见过,一时想不起来。

“叫哥!”阿皮对女孩说。

“你嫂子!”阿皮转头对我说。

嫂子声音细细地叫声“哥”,我连声说:“你好你好你好……”知道不是嫂子,阿皮没结婚,阿皮结婚不可能不通知我。

王府井北大街有个叫萃华楼的饭店,主要做山东菜。阿皮叫了两个青菜,其余的都是肉鱼。阿皮和嫂子只吃了点青菜,肉鱼是给我点的,让我多吃,补补。

吃饱饭,找个茶馆坐坐,饭店旁边就是茶馆。聊了一会,阿皮看看嫂子:“阿麦,你先回吧,叫人送你。我今晚不回了。”

嫂子叫阿麦,阿麦阿麦阿麦……想起来了,是前一年电视歌唱比赛的亚军,人长得秀气,声音很甜。

打电话叫人来接走小麦,阿皮开车,原路回学校,在学校西门的一家星级酒店开了个房间。阿皮说,要和我聊个通宵。

洗了澡,都也不裹浴巾,在床上躺成“太”字,赤裸相对。关上大灯,只开床头小灯,朦胧胧的,虽是电灯,外面没下雨,虽然是在大都市的豪华酒店中,娓娓讲述数年的经历,有“江湖夜雨十年灯”的况味。

阿皮已是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是一家公司的董事,一年薪酬抵得上原来在专科学校教书时三十年的工资,买了房,买了车,接着又买了更大的房子,换了车,女朋友也一个个地换,越换越年轻越漂亮,层次越高,但阿皮说:“没意思,真的没意思。”

都不是他想追求的。他说:“人生就像一篇文章,有铺垫,有伏笔,有照应,有衬托,但这些都为一个主题。”阿皮没说他的主题是什么。

我好奇地问起阿麦,阿皮说:“路上捡的。”很认真,不像是玩笑。

?

阿麦毕业于一所音乐学院,跟一家唱片公司签约,公司老板对阿麦有兴趣,给买衣服买首饰,请吃饭请看电影。阿麦以为是恋爱,后来才知道那老板只是玩玩,同时有几个女人。老板请了一伙朋友,带着阿麦,在夜店里狂欢,吸粉,K歌。接着开了个包间,让阿麦裸舞。阿麦不愿意,几个男人上来,将阿麦的衣服扒个精光。回去的路上,阿麦在车上一直哭,老板恼怒,将阿麦扔在半路上。当时是半夜,路上没有出租车,阿麦踽踽独行,很害怕,又冷。

阿皮开车路过,停车,问:“妞,怎么一个人?去哪?送你!”

阿麦很害怕,遇到了流氓。但路灯下看阿皮,不像多坏的人。再想住在西三旗,步行要走到第二天早晨。于是就上了车。阿皮从后视镜里看阿麦,脸上一道道泪痕。到小区门口,阿麦低声说声“谢谢”,匆匆下车,小区大门紧闭,阿麦从小侧门挤了进去。

阿皮很快忘了这事,几个月后带朋友看演唱会,认出了舞台上的阿麦。阿皮在台下大声叫好,阿麦注意到了,观众互动,将阿皮拉上舞台合唱。阿皮将在台下写好的纸条偷塞到阿麦手里。阿麦到后台打开纸条,上面写明茶馆地址和时间。

阿皮没想到阿麦去了。当时阿麦正和公司闹纠纷。有了那晚上的事,想离开那公司,但没钱赔违约金。阿皮替阿麦付了违约金,那是阿皮第一次挪用公款。阿麦不久签了另一家唱片公司,阿皮认识那家公司的老板,做人比较靠谱。

这些都是阿麦告诉我的。和阿皮分手后,阿麦找到我,要和我聊聊。她知道我是阿皮的好朋友。

她幽幽地说:“我爱阿皮。”但阿皮不爱她。

阿皮说,爱是少男少女的游戏,成年人的爱是肉欲混杂物欲。没有什么真爱。

?

但阿皮爱阿雯。阿雯是阿皮文章的主题。

阿雯是我们高中地理老师的外甥女,高二时转学来,美艳惊人,但有点冷。男生晚上在宿舍里谈论女生,谈的最多的是阿雯。

“谁敢追求阿雯?”有人问。

没人回答。不仅因为阿雯冷艳,让人不敢亲近,还因为地理老师是个严肃的老头,表面上很和蔼,笑眯眯的,但让人敬畏不敢接近。但还是有人胆大,我知道的,一个是阿青,一个就是阿皮。

阿青很酸,经常写些肉麻的情诗,同学争相传阅。阿青还是校田径队员,特别是竞走,是一景观,像女人一样扭着屁股,奔走如风。运动会上,阿青一走到我们班观众席位置,大家就嗷嗷的叫唤,阿青一边扭着屁股狂奔,一边潇洒地挥手致意。阿青自诩为情种,曾和阿凯决斗,争夺邻班一个女生,当时很轰动。结果阿青胜了,阿凯受打击,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影响了高考,复习一年才考上武汉的一所专科学校。大学毕业后,阿凯联系过我,谈起高中往事,感慨万千。问起那女生,阿凯也不清楚,不知所踪。让阿凯气愤的是,阿青将那女生追到手后,不久就移情别恋,喜欢上了阿雯。这让那女生也很受伤。

阿皮是阿青的强劲对手。阿皮是文学社社长,是校足球队队员,主攻手,翻身倒踢的动作特别潇洒,那是他的招牌动作。但竞走比不过阿青,于是练习,晚上在操场上一个人练,满身大汗,到厕所里冲凉水。到秋季运动会,竞走项目,阿皮胜过了阿青,阿青郁闷很久。

阿皮经常回家给阿雯带点心,给阿雯买衣服,送日记本,送小说,送习题集。阿雯有了回应,阿皮很高兴,请我到门口的小吃铺吃了一顿,放开吃,一人吃了六个大包子,一碗紫菜鸡蛋汤。

阿皮家在县城,但也住校。农村同学家离县城远,高中学习又紧张点,两个星期才回家一次,就不能带干粮煎饼了,一般是带粮食,交给学校食堂换饭票。食堂的饭勉强还可以,菜缺油少盐的,难以下咽。阿皮的妈妈用芝麻油煎辣椒面,装在玻璃罐里,让阿皮带到学校调味下饭。每当中午吃饭,阿皮打开玻璃罐,隔壁宿舍都能闻到扑鼻香,同学都使劲地吸鼻子。只有那么一小罐,阿皮自己也舍不得多吃,但阿皮趁其他人不在的时候让我吃他的辣椒油,吃一次,几天都满口余香。当时就想,阿皮真是好兄弟。吃了阿皮妈妈做的辣椒油,阿皮的妈妈也是自己的妈妈了。

我问阿皮:“阿雯是怎么回应的?”

阿皮说:“昨天中午,去食堂买饭,路上遇到阿雯,阿雯对我笑了一下。”

高三上学期,阿雯真正答应和阿皮交往,公开的,阿青难过了好一阵子,也请我吃饭,诉说苦闷。

“兄弟,你看我咋样?”

“才子啊,不是,是文武全才。”

“阿皮哪点比得上我?阿雯咋这么没眼光呢?”

我不好说啥,阿皮也是我朋友,阿皮也很出色。

阿青喝了一口老白干,脸通红,古郯牌的老白干,很有劲。

“兄弟,兄弟,阿雯真漂亮啊!真漂亮啊!”

高考前报志愿,阿皮和阿雯商量报同一所大学。结果阿雯第二志愿录取,上海的一所大学,阿皮录的是第一志愿,北京的一所财经大学。阿皮一度想退学,重新高考,一定要考阿雯的那所大学。

阿雯劝阿皮:“别啊!复习一年很累,又浪费青春。你北京我上海,写信,两地书,挺浪漫啊!”阿皮想了想,同意了。一星期一封信,信都写得很长,很煽情,阿皮的文艺才华尽显。

大二的时候,校园里开始安装电话,一个宿舍楼一个总机,宿舍里安分机,需要转接,不能打,只能接。打电话要买电话卡,到校园的电话亭里打。一学期下来,阿皮打了满满一抽屉电话卡。过了段时间,电话打过去,阿雯经常不在宿舍,即使在宿舍,接通了电话,说了几句话就没的说了。再到后来,总是同宿舍女生代接。

她不在。

她出去了。

她去商店了。

她去吃饭了。

她去打水了。

她去……

阿皮感觉出问题了,坐火车不远千里到上海见阿雯,直接找到宿舍楼。女生宿舍楼不让男生进,阿皮坐在楼下大厅里等阿雯,旁边一对男女搂抱着呜咂有声,女生抬起头来,就是阿雯。无法想象阿皮当时的反应,阿皮后来描述说,脑中一阵轰鸣,眼睛有几分钟失明。阿雯见到阿皮,吃一大惊,呆立许久。

阿皮还是陪着阿雯吃了一顿饭,将汉显BP机送给了阿雯,那是阿皮省吃俭用,攒了半年生活费给阿雯买的。那时刚兴BP机,很时髦,很显身份,当然很贵。

阿雯的新男友是T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儿子,同班,看上了阿雯,疯狂追求,送花,送包,送表,最后银行卡打动了阿雯。阿雯拿卡到自助取款机上刷了一下,密码是阿雯生日,卡上显示三万元。那是1988年,三万元在北京可以买一套两居室的房子。

阿皮回去,阿雯要送,阿皮说:“别送了。保重!”

保重,那是阿皮的真心话。

?

阿皮心灰意冷。他堂兄多年前研究生毕业留校,做到了办公室主任,后来兼任校办企业总经理。那家企业生意很好。阿皮毕业后本可托堂兄关系留京,但他回了L市,在一所专科学校任教,教财务管理。阿皮学的是财会专业。

我大学毕业后到县城一中教书,曾去L城看阿皮。阿皮见我高兴得了不得,请我吃饭,请我泡澡,请我洗脚,请我K歌。阿皮有一副好嗓子,我五音不全,坐着喝茶嗑瓜子,听阿皮唱。阿皮唱得很动情,唱到最后,潸然泪下。

“兄弟,我看不出人生有啥意思。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一天天,一年年,何时是头,到头了又会怎样?”

我知道他的意思,一篇文章没有主题,就会散漫无意义。阿皮需要主题。

阿皮带我去一美容厅,我说:“又不美容,去那里做啥?”

阿皮奇怪地看看我:“装呢?”

我真的不是装,县城很落后,没有这些东西。但听说过,洗头房不洗头,洗浴中心不洗澡,都是幌子,叫特殊服务。

美容厅是一老乡开的,店里雇二十多人,全是女的,各种风格的,本色,清纯,浓艳,都很漂亮。一进门,二十多个女子一起喊:“皮哥好!”我吓了一跳,没见过这个阵势。

阿皮经常去洗头,实际上是和老乡聊天,顺便看看美女,调节下心情。时间长了,都知道是老板的朋友,都叫他皮哥。阿皮每次带零食给那些女孩吃,女孩经常有事求他,他尽最大努力帮忙。比如托朋友关系,将一个女孩的表哥从郊区调到市区。女孩千恩万谢的,阿皮说:“打声招呼而已,小意思小意思。”实际上费了很多工夫,花了不少钱。女孩要报答,阿皮说:“叫声皮哥,就算谢过了!”

阿皮说:“都不容易,都不容易。”

阿皮接着说:“生活或者很艰难,或者很无聊,都不容易。”

阿皮坚持要给我找两个姑娘,让我开化开化:“小县城也太闭塞了!怪可怜的,给你开开荤,也算见见世面。”

我拒绝了,阿皮说:“不玩也好,不好玩。”

阿皮提起,一个经商的同学经常带外地来的朋友找小姐,说是“行善”:“哥儿们,吃饱喝足,一起行善去。”那同学认为,小姐出来卖,以此谋生,你不去嫖,她们怎么生活?所以嫖妓是做好事。

阿皮摇头叹息:“亵渎了‘善’字。真要对小姐行善,给钱,帮助,嫖了就不是善了。”

阿皮不嫖,不是想行善,而是觉得没意思。

?

阿皮家境不错,人长得也好,又是名牌大学毕业,很多人争着给介绍女朋友。阿皮见了很多女孩,女孩见了他都很热情,主动约他看电影吃饭。那时茶馆咖啡馆还稀罕,属于高档消费高层次享受。阿皮请女孩喝咖啡,也送花。但约会了很多女孩,都没感觉。

“就是没感觉,怎么办?”

那时还不像现在这样开放,男女关系不像现在这样放得开,但男女同居还是可以的,只要不怀孕,分手时一般都不会闹得很厉害。阿皮的一个同事就以恋爱为名,祸害了十好几个女孩子,最后弄得臭不可闻,只好考研,离开了原单位,离开了L市。

阿皮不久也考研,但不是因为名声臭,阿皮的名声好得很,很随和,不争名不夺利,一个单位的女同事都喜欢他,见了多远就打招呼:“老皮,吃了吗?”

阿皮就说:“没吃呢。”

女同事就说:“没吃快回家吃去!”

阿皮就呵呵笑。

?

阿皮考研,是一次同学聚会后。春节放假,在T城工作的阿戈回家探亲,叫了几个同学,阿青也来了。阿青大学毕业后,本来在县城一所师范教书,后来L市一家私立学校招人,给的工资是公立学校的两三倍,阿青应聘成了,就和阿皮成了同城。两人偶尔见面喝茶,谈工作谈生活,就是避而不谈阿雯。我在前一年从县城一中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学的研究生,放假回家,坐汽车赶到L城参加聚会。几个人喝完酒接着喝茶,茶馆营业到零点,于是开了宾馆接着聊,打一会扑克,再聊。于是聊到了阿雯。

阿雯嫁给了T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儿子,到T市一家报社工作,托公公的关系,很快当了副总编。穿金戴银,拎着LV,很气质。副局长儿子到园林局上班,园林局油水多。当时城市大搞绿化,T市先是栽法桐,后来又拔了植银杏树,银杏树一棵三百多元,报账是两千三千,全市要栽一两万棵,赚大了。又入股开酒店。有了钱就吸毒,就玩女人,据说酒店中的漂亮女服务员他都要过一遍。阿雯知道了,一开始闹得很厉害,男人一开始还让着,后来就骂,动了手,从此一发不可收。阿雯倒希望男人不回家了。阿戈见过阿雯一次,阿雯当夏天穿着长袖衣服,很奇怪,后来才知道是要遮掩臂上的伤痕。

两万棵银杏树栽了不到一半,就出事了。不是因为银杏树,但查到了银杏树。公安局副局长被查,被双规,被双开,判了死刑,没收全部财产,顺藤摸瓜就查到了副局长儿子,查到了银杏树,查到了园林局,园林局局长和公安局副局长儿子被调查,被逮捕。阿雯男人取保候审,在家中将三百多克毒品全部吞下,被发现时已没有气息。

?

阿皮决定离开L市,他要闯荡一番,他要赚钱,他想到了那张三万元的银行卡。

阿皮考上了财经大学的研究生。阿皮是个奇才,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被同学称为考试机器,大考小考无往而不胜。阿皮又有惊人的毅力。考研前,阿皮用半年时间考取了律师资格。中国人民大学办律师律资格考试辅导班,阿皮去北京参加辅导。当时我刚到北京读硕士,他在我的宿舍里住了一个多月,两个大男人挤一张90公分宽的单人床。我本喜欢裸睡,和阿皮同床,没办法只好穿内衣。培训班就在研究生楼东北方几百米的地方,上课很方便。下课一起去食堂吃饭,晚上一起逛大街,一起到塑胶操场跑步练双杠单杠,回到宿舍互相换着压腿做仰卧起坐,然后端着盆一起去淋浴房冲澡。一个月的时间竟然练出了四块腹肌,两大块胸肌。

阿皮突然想考律师,很奇怪。他学的是财会,应该考注册会计师才对,专业对口,钱途比律师好得多。当时法律专业还很热门,实际上就业已很成问题。不需要这么多律师,律师打官司大多靠关系,行贿,吃喝,没有关系后台,即使考过了律师资格,当上了律师,也没活干。一大学同学很早就考上了律师,一开始在山东济南做律师,后来到北京,闯荡了多年,一次机缘巧合,在央视法制频道上露了一面,名气大增,才有生意。

阿皮考上研究生后,找我庆祝了一番。他坦承,考律师是因为阿雯。阿雯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阿戈去看阿雯,阿雯满脸憔悴。她搬到了报社分的二室一厅房子里,原住的别墅是公安局副局长受贿所得,被没收了。阿戈打电话给阿皮,阿皮要帮阿雯,一时头脑发热,报考律师,就考上了。

阿雯不久撇清了关系,没有参与受贿。很快嫁给了一个地产商,大她十多岁。地产商送她车,送她别墅,阿雯又穿金戴银,满身闪光。后来阿雯停薪留职,做了专职阔太太。

?

阿皮研究生毕业,留在了北京,考上了注册会计师,合伙开了家会计师事务所。堂兄管理的校办企业上了市。上市前半年,阿皮知道内部消息,收购了大量原始股。阿皮成了个人大股东,成了独立董事。

阿皮独身,三十多岁,年轻有为,是钻石王小五,同事朋友争着给介绍女朋友。会计师事务所要翻译外文资料,外国语学院一女生应聘,知道阿皮单身,要和阿皮谈情,说包养也可以。阿皮请女生吃饭,说:“找个年龄差不多的谈场恋爱吧。不谈场恋爱,会后悔的。”

阿皮说,他早已做好了铺垫,设好了伏笔,等着照应。

女生不明所以,但知道是不喜欢她的意思。

接着是一局长的女儿。局长和阿皮堂兄关系不错,阿皮堂兄给了他不少原始股,上市后发了一笔财。堂兄请吃饭,阿皮和局长认识了。局长喜欢下围棋,阿皮有事求局长帮忙,给局长送礼。局长正看棋谱,阿皮就和局长下一局。阿皮故意输给局长,局长看出来了,认为阿皮不错,要将女儿嫁给他。阿皮不敢拒绝,只是一个劲说自己如何如何不好,如何如何不靠谱。

局长女儿找上门,阿皮不好意思,请吃饭,请看电影,请唱歌。阿皮喝多了酒,在歌厅里嚎崔健的歌,唱得催人泪下。局长女儿更铁心要嫁他,最后几乎霸王硬上弓。阿皮去给局长道歉,局长很不高兴,但也没话说,还叫他去下棋。阿皮又去了几次,很别扭,后来常常推脱有事,极少去了。后来阿皮出事,局长竟然还去看了阿皮。局长是性情中人,据说真正喜欢下围棋的人都是性情中人,而下象棋的人都有攻击性,要小心。遇见阿麦的那天晚上,阿皮是从局长家里下棋回来。

后来阿麦问我:“阿皮说什么主题,什么伏笔照应,是啥意思?”

我给她解释了阿皮的人生主题说。

阿麦知道自己不是阿皮文章的主题,黯然。

我劝慰她,一篇文章可以有不止一个主题。阿皮最起码喜欢她,阿皮很少真正喜欢女人。

阿皮为了阿麦第一次挪用公款。阿皮是注册会计师;又考过律师,精通法律。

?

阿皮被判刑后,阿麦去看阿皮,以未婚妻的身份。阿麦看着瘦削的阿皮,心里阵阵疼。阿皮倒是很淡定,对阿麦说:“忘了我吧,找个对你好的男人,好好过。”

阿麦告诉我,她忘不了阿皮,忘不了阿皮清纯的目光。

阿皮被逮是因为造假账,挪用侵吞公款,数额巨大。不过阿皮是被堂兄牵连的。堂兄挪用公款炒外汇,签对赌协议,输个精光,以至于公司无法运转。惊动了国资委,纪委进驻调查,大吃一惊,公司几乎成为空壳。除了挪用资金炒汇,堂兄还侵占公司股份,参与内幕交易,贪污,行贿。假账是阿皮的会计师事务所做的,阿皮几乎参与了每个环节。阿皮帮堂兄挪用公款炒汇时,顺带着挪用了一笔给阿雯。阿雯的地产商男人出了事,投资被骗,资金链断了,连自己的房产都押上了。阿雯找到了阿皮。阿皮在同学圈中很有名气,有个同学做投资,将阿皮当榜样,几次联系阿皮,要向阿皮取经,阿皮太忙,时间一拖再拖,直到阿皮被捕。阿皮从阿戈那里知道了阿雯的地产商男人的一些消息。阿雯的第一个男人自杀了,如果阿皮不出手相助,她第二个男人走投无路。阿皮不想看阿雯伤心欲绝的样子。

阿皮的堂兄在被调查期间从七十层楼纵身跃下,鲜血在地上留下一巨大的感叹号加一句号。阿皮被判无期,不久保外就医,回县城老家养病。我毕业后到L城的一所大学教书,暑假到县城参加一亲戚儿子的婚礼,遇到了阿皮。阿皮坐在门前石阶上,面色黑黄,身体消瘦,穿着拖鞋,两脚浮肿。我坐在石阶上,和阿皮聊到下午三点多。

几天后阿皮回北京一家医院治疗,阿麦一直陪着。自从阿皮被查后,阿雯一直没露面。阿皮挪用给阿雯的资金被追了回来,不过阿雯的地产商男人用了资金一年,盘活了地产,又从负翁变成了富翁,阿雯又变成了富太太,穿金戴银,拎LV包。

阿皮去世那年三十九岁。

?

人生不过如此

爱情不过如彼

追来的不是爱情

也不要轻信一见钟情

有主题的才是人生

但不要随便将别人当作自己的主题

?

(很想将故事写成大团圆,但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中人名隐去,细节部分有少许虚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