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煤电宏观煤改电11年疾行好了空气苦了谁dd

发布时间:2021-01-21 02:13:23 阅读: 来源:玻璃钢厂家

煤电宏观 “煤改电”11年疾行,好了空气苦了谁?

一项推行十一年,旨在减少冬季燃煤污染,改善北京空气质量的公共政策,为何会频频受阻?

四合院来了新“邻居”

陆凤翔忘不了2012年10月29日,这天早晨,一家人世代居住的北京市西城区东中胡同17号院落中,被强行搬入了一个不受欢迎的新“邻居”——10千伏箱式变电站。同样不欢迎这个新“邻居”的,还包括住在院子中的其他八户人家。

居民们难以接受这样的改变,自己即将与变电站亲密相处——一间房子大小的变电站安在了并排三座房屋的中间一处,此前,这三户人家共用一根大梁和两道隔断墙。变电站与左右住户几乎是零距离。而与变电站相连的高压线顺着“房墙”蜿蜒进院落中。

设立变电站是为了推行北京市的“煤改电”政策,在西城区西长安街“煤改电”办公室看来,像东中胡同17号院这样做不通工作的,只能采取强硬措施,称之为“保护性施工”。

“煤改电”,是北京为了减少冬季燃煤污染于2001年开始试点,2003年正式推出的政策,即在平房区以电采暖取代蜂窝煤炉的供暖方式。

根据北京市发改委能源处处长高新宇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的数据,截至2011年底,北京市已完成30片“历史文化保护区”16万户居民的采暖改造,总投资数120多亿元,安装各类变电站5000座左右。

高新宇称,从今年开始,北京市启动了非文化保护区的“煤改电”工作,由各区环保局牵头,街道办事处、房管局、居委会协助实施,计划在两年内再取消8万户居民的小煤炉。

若按此前“16万户居民采暖改造,安装变电站5000座”估算,未来北京将再新增变电站2500座。

东中胡同并非唯一被采取“保护性施工”的。南方周末记者统计,仅国家大剧院西侧方圆1公里内的18个变电站中,就有5个院落是被强制执行的。

更早之前,2008年,仅什刹海附近就有六十多个院落被实施了强安, 2010年10月,在新街口前帽胡同和菜市口甚至有居民打出“坚决抵制在此安装高压变电站”的标语。

至于,北京市究竟有多少个院落和社区被施以变电站“保护性施工”,至今没有公开数据,不过,在百度或微博中输入“抵制变电站”等关键词,则可查到诸多案例。

从担忧到争议

近距离地与变电站接触,引发了居民的担忧。他们搜集的资料显示,变电站和高压线会造成电磁辐射、噪声、无线电干扰,并有可能引发火灾、爆炸、触电等事故。

一时间恐慌情绪在部分居民中蔓延开来。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国家大剧院西侧平房区变电站的选址,未事先告知当地居民,在拆除占地房屋时,“煤改电”办公室被迫选择了沟通,但争议难平。

争论最大的是电磁辐射。西城区环保局副巡视员胡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变电站和高压线的电磁辐射对居民没有影响。据其提供的西城区环保局在其他变电站的测量结果显示,辐射剂量大都在零点几微特斯拉(电磁辐射的单位),这符合中国“低于100微特斯拉”的规定。

“100微特斯拉”同样是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标准。2007年,世界卫生组织历时10年的“国际电磁场计划”得出结论:低于100微特斯拉时,电磁辐射可能对人类致癌,超过100微特斯拉时,对人类的损害是明确的。

“我们做过的10千伏变电站检测均是达标的。”北京环保组织达尔问环境研究所所长赫晓霞说。

不过,居民们拿出的资料同样出自权威部门。2003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官方研究表明,当(变电站或电力线)电磁辐射高于0.3-0.4微特斯拉时,儿童白血病患病率增长了两倍,电磁辐射属于“怀疑对人类致癌的因素”。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煤改电”工程变电设施一般在用电负荷中心点选址,以保证150米供电半径内的用电质量。然而,究竟变电站应离住宅多远,目前除上海外并无全国通行标准。《上海市变电站环境保护设计规范》中要求,35千伏变电站电磁辐射安全距离为15米以上,10千伏的则为8米以上。

胡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国家规定35千伏以下的配电设施属于环保豁免的范围,“也就是说,安在院落中的10千伏变电站不需要检测,关于上海市的规定,北京不适用”。

工程存瑕疵?争议还在持续。

以“消防手续”为例,涉及“煤改电”工程的居民曾向“煤改电”办公室索要“消防手续”,无果而归。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防火规范》规定,10千伏以下箱式变压器与建筑物的防火距离不得小于3米。2008年3月21日,北京草桥220千伏变电站发生爆炸,致使丰台、宣武部分地区停电。

除防火规范外,居民们还找来了电力建设的相关规定以论证“煤改电”工程涉嫌违规。

据《城市配电网技术导则》规定,变压器台架对地距离不低于2.5米,高压熔断器对地距离不小于4.5米;《电业安全工作规程DL 408-91》则要求,10千伏变电站发生接地事故时,室内不得接近故障点4米以内,室外不得接近故障点8米以内。

而居民们普遍担忧的噪声污染,“煤改电”工程同样存在瑕疵。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的规定,建设项目可能产生噪声污染的,建设单位的环境影响报告书中,应当有所在地单位和居民的意见。而其相关细则《社会生活环境噪声排放标准》则规定了噪声的具体数值:主要用于睡眠的住宅,噪声昼间应在40分贝以下、夜间30分贝以下。

居民们告诉记者,“煤改电”工程的“环评报告”并没有征询他们的意见。胡军向记者提供的“环评报告”中,噪声达到了36-38分贝,超过了“夜间30分贝以下”的标准。

面对居民们拿出的法律、法规和行业规范,“煤改电”办公室很难做出让居民们的满意答复,但他们又必须在冬季供暖之前完成任务,其境遇可想而知。

“我被挤在了中间,非常难受。将近两个月的沟通让我筋疲力尽,工作结束后,我肯定会得一场病。”北京西长安街居委会谭道亮主任说。他同时是“煤改电”办公室中主要谈判人。

“煤改电”,唯一的选择?

在北京市发改委能源处处长高新宇看来,“煤改电”是特定时期、特定条件下的特定选择。1998年,为治理大气污染,北京市首次提出“能源结构调整”,其中就包括平房区居民的燃煤替代。

“论证之初,曾提出过热力管线、燃气管线和电力线三种方式,但前两者由于投资、施工技术、保护古都风貌等原因不得不放弃,‘煤改电’可以说是唯一的选项。”高新宇说。

作为主管“煤改电”的官员,高新宇曾全程参与“煤改电”论证。当年参与论证的除了北京市发改委,还包括环保局、规划局、能源企业和咨询公司等。

2001年,北京市选择东城区和西城区的两片区域进行试点,在试点评估成功后,开始在文化历史保护区大面积铺开。

为实质性推进“煤改电”,十年来,政府的配套政策几经调整。如,蓄能电暖气由最初的居民全部承担,改为政府补贴一半,直至今日的补贴2/3;低谷电价时段从24时至次日6时,调整为22时至次日6时,延长了两个小时;为加强平房保暖,政府补贴资金修补破损房屋等。

一系列的政策调整,减轻了居民的经济负担,加之“煤改电”对治理北京市大气污染和减少煤气中毒的成效,赢得了多数居民的拥护。但北京市的政策调整,主要集中于用户的经济承受能力,在频频引发争议的输变电设施选址方面,并未出台过相关政策。

事实上,人口密集的平房区和极为有限的投资,从最初就注定了多数变电站只能安装在居民院落中。

熟悉北京胡同的人都知道,平房区居民的住宅异常密集,往往一个院子中居住着十多户人家,并且多数胡同的宽度仅有几米,选择变电站点位的空间非常有限。如果像奥运信息中心大楼的高压变电站那样深埋地下,有限的资金不足以支撑增加的成本。

在高新宇看来,虽然存在各种矛盾,但“煤改电”是当下唯一可行的途径,可以考虑对邻近居民提供补偿。

不过,这种补偿与以变电站为邻的居民的期望相去甚远。

自从10月29日后,每次看到隔壁的变电站和错综复杂的电力线,五十多岁的陆凤翔的嗓子里就像卡了块骨头。如今,他的儿子和儿媳已决定出去租房。

封灵诀手游

御剑三国BT(华佗版)

烈焰战刃手游

双色球500万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