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柔情肆水05-【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33:36 阅读: 来源:玻璃钢厂家

第5章

在小柔的叫声中,两人一起达到了高潮。随后,张汝凌从小柔的身上下来,

躺在床上喘着粗气。小柔更是瘫软在那里,一点力气都没有。休息了一小会,小

柔就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两腿一软,竟然瘫坐在地上。张汝凌赶紧起身把小柔

扶起来问:「你要去哪?」「哥哥扶我去厕所,冲洗一下。」

张过来一手搂着小柔脖子,一手抄腿,直接把小柔抱了起来。走进厕所,张

以为小柔是要洗澡,就要往浴缸里放,可小柔示意他放到马桶上。小柔做到马桶

上,伸手从旁边嵌在墙内的盒子里掏出一个小的莲蓬头似的东西,莲蓬头的中间

突出一根细的短棍,上面也有出水的孔。

原来,小柔是要清理身体里面张射进来的精液,只见她把莲蓬头上突出的部

分插入自己阴道,扭动手柄上的开关,有水从小孔喷出来,清洗着小柔的下体。

想来这喷的和那天捆绑区那个管子里的东西一样,也有清洁和避免怀孕的功效。

小柔在清理的时候,张汝凌走到浴缸前,调节好水温,开始放水。等到小柔清洗

完了,水也放好了,他又抱起小柔说「我们一起洗个澡吧。」小柔「嗯」了一下,

张把小柔轻轻的放入浴缸,自己也躺了进去。

小柔侧过身,搂着张汝凌,脸蛋贴着张的胸膛问:「我在捆绑的那天,哥哥

玩完我,有没有再去找别的姐姐玩啊?」

张抚摸着小柔的头发说:「那天和你搞的那么爽,能有力气回家就不错了,

哪还有心思找别人。」

「嘻嘻,哥哥爽了就好……」

「那东西电你的菊花,是不是挺疼的?」

「嗯……有点,不过后来被哥哥搞的水出来了就不那么疼了,那时候满脑子

想的都是哥哥的……嗯,满脑子想的都是哥哥」

张吻了一下小柔的头说:「我不知道是那样的,要知道会电的你疼,我就不

用了。」

「没关系的,哥哥玩的高兴小柔就高兴,有一点疼也没事的。」

「不过那次……确实挺刺激。」

「哥哥还有没有玩过这里的其他女孩?」

「没有啦,上次只找了你,然后就是第一次来的时候,你给我口完了,去找

了娇娇,最后还去了后入区玩了一个,我记不清名字了,好像是叫小信?」

小柔回想了一下说:「嗯……是不是屁股很圆,小穴很紧?」

「嗯,是有点紧。」

「哦,是小辛。」

「叫,小辛啊。不过她们都是撅着屁股头贴着地的姿势,我都不知道她长什

么样子。」

「是啊,哥哥只管插人家,哪管人家长的样子。」

「什么样子也不重要,反正没有你漂亮。」说着顺手摸了下小柔的脸蛋。

「哼,哥哥就会说好听的。那……小辛的小穴舒服不舒服?」

「舒服,不过还是没有你的舒服。」张又伸手摸了一下小柔的下体。

「讨厌~ 」虽然这么说着,小柔却并没有把张的手推开,「我知道哥哥是哄

我开心,客人都说小辛的穴最舒服的,特别紧。」

张汝凌一边在水中揉搓着小柔的阴唇一边说:「你的也挺紧,而且我最喜欢

的是你快要高潮时小穴一下下的吸我的那种感觉。跟肛门塞电击时候那种夹的感

觉还不一样。好像是要把我吸进去似的,那种感觉我最喜欢了。」

「其实……我以前只有过一两次那样的感觉,必须特别兴奋才能达到。可是

哥哥每次都能把我搞成那样,小柔也很舒服,真是欲仙欲死的感觉。」

「看来我们的身体很般配呢。」

「是吧。诶,娇娇的小穴怎么样?」

「嗯……水特别多,别的没什么特别的,还有就是她的受虐体质,越打她水

越多。」

「是啊,我们也觉得很神奇,很多客人都点名要玩她呢。听说有次客人只是

给她插着跟橡胶肉棒,不是电动的哦,然后就一直抽打,滴蜡,只是这样,娇娇

就高潮到抽搐呢。」

「啊?这么夸张啊,听的我都想再玩玩她了。」

小柔很认真的想了想说「嗯……她后天做奴隶班,不过奴隶区要提前预约的,

你明天预约就行。」

「我就是随口一说,你还真认真,对了,你除了口交和捆绑,还有什么别的

班?」

「还有后入和女上位,就是客人躺在床上,不用动,我们跨坐在客人身上服

务。」

「哦,这个比较累吧。」

「嗯……因为都是我们在动,有时候客人躺在那里还没硬,我们就得找给客

人舔。有的客人还要我们手淫给他们看,而且,在那里的时候,菊花里要一直插

着个棒子,也很难受。」

「这棒子又是什么东西?」

「嗯……是一个电动棒,里面有电池,没有客人的时候我们就得把屁股对着

床尾的插头上充电。客人插进来的时候,它就在里面转动。那棒子上有很多凸起,

转动起来可以隔着直肠按摩到小穴里客人的肉棒,让客人更兴奋。而且根据客人

的兴奋程度,那棒子也会放电,就跟……跟捆绑区那个差不多。」

张汝凌玩弄小柔阴唇的手指感觉到了一点点滑腻的液体,不知是被自己玩的

还是讲述的内容让小柔有开始兴奋了。

「那根棒子想来也是拔不出来的咯?」

「嗯……下班才可以拔出。」

「听起来有点意思呢。还有什么别的么?」

「还有肛交区,跟后入区差不多,姿势都一样,只不过不插小穴插菊花。」

「那小穴里呢?是不是塞着点什么?」

「嗯……要插着按摩棒,跟口交区的差不多,客人越兴奋,按摩棒动的越厉

害。」

「说起来……我还没插过你的菊花呢。」张汝凌说着,手指已经划过小穴,

在小柔的菊花周围游走起来。

「嗯,哥哥要是想,小柔今天一天都是哥哥的,怎么玩都行。不过,要是插

菊花,哥哥得先出去让我准备一下。我今天没有……嗯……没有洗菊花里面,臭

臭的,得洗干净了才能让哥哥插。」

张汝凌这会还处在贤者状态,并不着急想插,就说:「不了,我现在就想这

样抱着你泡澡聊天。对了,你刚才说这里还有奴隶区?」

「嗯,我们这有奴隶服务。」

「跟sm有什么区别?」

「嗯……sm更侧重疼痛伤害,奴隶更侧重于屈辱,服从。当然也没有很明

确的划分,带着预约的奴隶去sm区玩也是可以的。女孩在奴隶期间必须完全服

从客人的命令,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包括接受sm。」

「没有……其实服从命令,羞辱什么的都还好,我就是比较怕疼,受不了s

m,所以也不敢接奴隶的工作。」

「除了sm,奴隶的工作都可以?」

小柔很认真的想了想说:「嗯,都可以。」

「那我约你不就行了么!」

=========================================================

这一天,终于到了张汝凌预约小柔的奴隶服务的日子。他一大早就过去,由

服务人员带到奴隶认领的地方。那是一排小隔间,每个里面跪坐着一个女孩。她

们脖子上都有个项圈,连着一根长长的铁链,铁链末端有个皮套可以套在手腕上。

她们的手腕上也带着腕套,并被链接在一起,背在后面,也就是双手只能保持背

后的姿势。

下身只有一个丁字胶裤,其实也算不上裤了,只是腰间有一圈4,5㎝宽的

黑色带子,然后在两腿间,从前到后有一根1㎝的有弹性的胶带,深深的勒在阴

部,嵌进阴唇和股沟中。这是为了客人可以随时扒开胶带使用奴隶的身体,也可

以在奴隶身体里塞进跳蛋震动棒之类的,然后用胶带抵住,就不会掉出来。除此

之外,女孩们身上再没有别的事物。

小柔看到张汝凌来了,低下头说:主人,我是您今天的性奴小柔,请主人使

用。说完,俯身亲了一下张的脚。张汝凌愣了一下,有点不知所措,但很快回过

神来,融入到这主人和奴隶的游戏中,拿起小柔的链子说:跟我走吧。奴隶区其

实只是领奴隶的地方,没有专门的活动区域。客人可以带着奴隶去任何地方玩。

之前李告诉他今天有表演,适合带着奴隶看,于是他牵着小柔来到了表演区。

表演区地方也不大,只能容纳30来人观看表演,座位都是宽大的单人沙发,

呈180度围绕着中间的舞台。张汝凌来的时候,一个身材高挑的女郎正在台上

跳脱衣舞,观众席已经坐了不少人,其中大多数人都带着自己的奴隶。奴隶们都

跪坐在各自主人的沙发旁边,或者卧在主人脚下。张随便找了个空位子坐下,小

柔就乖顺的跪卧在张的脚边,用脸贴着张的脚面。

张坐下后,看着台上的舞女说:「今天就是脱衣舞表演么?」这句话张汝凌

的意识里是向小柔问的,没想倒坐在边上的客人却搭了腔:「老弟是第一次来吧。」

张汝凌扭头看这个人,是个身体胖硕,4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头发略有秃顶,

脸上很多褶皱,皮肤发红。他旁边跪坐着一个小麦肤色,丰乳翘臀的性感女奴。

他笑笑回答道:「是啊,第一次玩奴隶。看来您是常客了。」「哈哈,我反正是

老来。」那中年男人指着舞台说:「这就是热场的节目,正经的表演一会就开始。

今天是擂台赛。」

「擂台赛?」

「是啊,扒衣擂台。」

「八……八一?」

「嗯,就是两个女的互相扯对方衣服,谁先被扒光了,就算输了。」

「哦……」张汝凌应承着,脑海中浮现出两个泼妇打架的场面,心想这能有

什么好看的?

「而且咱们还可以押注哦,赌一赌哪方赢。」

「哦?怎么赌?」

「比较简单,就是押哪边赢,而且也只能押100块。赢了就得100,输

了就赔100」

「哪有这样赌的啊?没有赔率的么?那所有人都押对了都得100?庄家还

不赔死。」

「嗨~ 就是个游戏嘛,咱们花那么多钱来这玩,他们就当个礼品发我们10

0也没多少吧。」

毕竟张汝凌不是自己花钱来的,还真不知道要来一趟得花多少钱,只是点点

头说:「也是哦。」

「而且啊……嘿嘿」说着,那中年男人坏笑了两下:「恐怕这里的大多数人

是来盼着输的。」

「盼着输?为什么?」

「你看着就知道了,看,快开始了。」

张汝凌扭头向台上看去,只见此时跳舞的女郎已经下台,上来一位主持人,

宣布扒衣擂台赛即将开始。首先请上了两边的选手:舞台左边上来的是一位一身

蓝衣的女孩,一头长发扎成马尾,上身套一件天蓝色纱质短衣,透过纱衣,可以

看到里面的深蓝色紧身胸衣。两颗乳房把胸衣撑的很大,清晰可见一条深深的乳

沟。下身穿蓝白条纹短裙,短裙很短,只能刚刚盖住她圆润的臀部,看不到内裤。

腿上是长筒黑色丝袜,脚上没有穿鞋;舞台右边上来的是一位粉衣女孩,短发齐

耳,身上穿的衣服一样,只是颜色都是粉红色系,腿上是肉色丝袜。

主持人向两位选手简要的强调了一下比赛规则:相互抓扯衣物,先被扒光的

算输;不允许抓头发耳朵等部位;不能打击头部、阴部、乳房,但可以抓胸部;

衣物掉落不论是不是对方攻击导致,都不许捡起来重穿;衣物歪扭不许调整;比

赛不限时间,扒光为止。之后,主持人宣布观众开始押注,支持红方的,敲击一

下手环,支持蓝方的敲击两下。

张汝凌问那中年男人说「您说谁能赢?」

「嗨~ 瞎选吧,就图个乐。就红的吧。」说着,敲了一下他的手环。

张汝凌也跟着敲了一下说:「那我也选红的吧。」

押注结束后,随着一声钟响,比赛开始。只见蓝衣女孩首先发起进攻,伸手

向粉衣女孩的短裙抓去。粉衣女孩侧身躲过,顺势抓向蓝衣女孩的肩膀,想要抓

掉她的纱衣。蓝衣女孩见对方从侧面袭来,干脆一扭身躺在了地上,度躲过粉衣

女孩进攻的同时,伸手抓向对方大腿,想要撸下丝袜,粉衣女孩赶紧躲闪,却还

是晚了一步,被蓝衣女孩在丝袜上抓出一个洞。

那中年男人看着台上,扯了下奴隶的链子,把女奴拽到自己两腿间说道:

「来,伺候伺候主人。」那奴隶说了声是,用嘴叼着,把男人下身的浴袍敞的更

开些,露出浓密的体毛和略疲软的黑色肉棒。之后女奴伸头过去,把肉棒含进嘴

里,开始舔弄。张汝凌看着他们这样,才明白带奴隶来看表演的作用——不管演

什么,总之是让人兴奋的血脉喷张的,那么一边看这台上的表演,一边有个听话

的奴隶在自己胯下伺候,真的是种享受。他向远处看去,很多的奴隶都开始跪在

主人两腿间忙碌开了。他看了看小柔,小柔也正看他,虽然没有说话,但两人都

心照不宣,小柔冲张俏皮的笑笑,就跪行两步,来到张的两腿间,吮吸起张的肉

棒来。

再看台上,粉衣女孩的一只丝袜已经被彻底扯烂,短裙也已被拽掉,露出粉

色的内裤。蓝衣女孩这边则是纱衣被扒掉,丝袜上被抓了几个洞。粉衣女孩一直

处于被动,较少攻击,但是每次攻击都能抓住时机,多少都有所收获。这时,蓝

衣女孩正从左右两侧,抓向粉衣女孩的纱衣。粉衣女孩一只手迅速的一次向左右

一档,弹开了蓝衣女孩的双手,然后另一只手趁机向蓝衣女孩的胸部抓去。蓝衣

女孩赶紧向后躲闪,无奈胸大而突出,还是被粉衣女孩揪住了乳头,顿时就少了

一半的力气。蓝衣女孩赶紧用手把对方抓着自己乳头的手推开,粉衣女孩顺势用

力向下一拉,疼的蓝衣女孩大叫了一声。胸衣虽然没被脱下,却也让大半个胸部

都露了出来,左胸乳头还恰好勒在胸衣边缘,想来一定十分难受。

台下的观众们也都渐渐兴奋起来。那中年男人的肉棒已被女奴舔的翘起老高,

他抚摸着那女奴的头说:「舔的不错,主人要奖励你。」说着,掏出一个遥控器,

按了上面一个按钮,之间那女奴身体一颤,嘴里发出了呜的一声。中年男人晃晃

手中的遥控器转头向张说道:「我就喜欢给她塞这个,很刺激哦,下回你也试试。」

张汝凌明白他是给那女奴小穴塞着遥控的震动棒,刚才领取小柔的时候虽然

是看到了有很多玩具可用,但是想到小柔身体塞着东西被自己牵着走来走去会很

难受,就没塞。只听那中年男人又说:「你这个奴是新的吧?」「是啊,她今天

第一次做奴隶,您怎么看得出来?」「你看她那个舔的样子就看出来了。」

原来,小柔虽然在口交区做的不错,但那时候是口手并用。现在手被束缚在

背后,只能用嘴,难免有些不适应,很多角度无法很好的调整,显得有些笨拙,

也难怪被老司机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张汝凌回答道:「但是她的小嘴真的很舒服。」

说着,还摸摸小柔的头以示鼓励。小柔抬眼看了下张,眼里满是幸福,然后继续

卖力的为张舔肉棒。那中年男子也转回头对胯下的奴隶说:「给我好好舔,不许

你比我先高潮,听见没。否则要狠狠惩罚你。」

这时台上的打斗快要接近尾声,两人的丝袜都已被扯光。粉衣女孩只剩一件

胸衣,下身完全赤裸,露出褐色柔软的阴毛,甚是诱人。蓝衣女孩上身已经被扒

光,两颗硕大的乳房随着身体晃动,撞击。下身短裙还在,但刚刚被粉衣女孩从

后面偷袭,把内裤扯下一点,有一半已经露在裙摆下边。可由于比较有弹性,内

裤又不完全掉下来,自己也不能动手调整——脱下来也算调整——导致蓝衣女孩

的行动受到很大影响。粉衣女孩看到对方行动不便,加紧了攻势,一手护住自己

的胸衣,一手向对方的短裙发起进攻。蓝衣女孩行动受内裤的限制,又加上刚才

频道进攻,体力有些不支,因此动作上破绽百出,没几下就被粉衣女孩扒掉了短

裙和内裤,输掉了比赛。

「嘿,还真赢了!您押的还挺准。」张汝凌对那中年男人说。

「哎,还真赢了,也好,在上面看着也不错。」中年男人的语气里,竟然有

一些失望,令张汝凌很摸不着头脑。

主持人上来宣布粉衣女孩赢得比赛,然后让蓝衣女孩下去休息一下,准备接

受惩罚,并让所有押注蓝衣女孩的观众也开始准备。

张汝凌疑惑的问那中年男人:「惩罚?什么惩罚?」

「惩罚输的那个女孩咯,她害的那些押她的观众输钱了啊。」

「那……怎么惩罚呢?」

「嘿嘿,当然是用她的身体侍奉一下大家啦。」

「啊?用身体……那,那这要按一半一半来算的话,押她的人怎么也有十来

个啊。」

「是啊,那又怎样?」

「那不等于让她被这么多人轮……轮奸?」

「嗯……你要这么说……那就算是咯。嗯,你这个想法好,当她是被轮奸,

看着更刺激,哈哈。」

张汝凌吃惊的往台上看。两个女孩下去了一会之后,工作人员把一个垫子搬

到台上。那垫子很大,大约比双人床垫还要大一些。又过了一会,蓝衣女孩又来

到台上——当然,这时她身上什么衣也没有了,赤身裸体的站到垫子中央。主持

人宣布惩罚时间开始,请押注蓝方的观众上台。

只见观众席中的十来个立刻人站起身,脱下浴袍放在沙发上,挺着刚刚被自

己的奴隶舔的又大又红的肉棒跑到台上。十来个人把女孩围在中间,一个客人上

去很粗暴的用脚踹了下女孩的腿窝,女孩顿时跪在了垫子上,那客人又顺势用力

将女孩推倒,女孩呈四肢着地的姿势趴在垫子上。那粗暴的客人拉过女孩的屁股,

掰开小穴,挺着粗大的肉棒,狠狠的插了进去。

疼的女孩要「啊」的一声叫出来,可那「啊」字还没出口,已经有另一个客

人揪起女孩的头,把肉棒插进了女孩的嘴里。另外两个客人一左一右的,拉起女

孩的手,让她用手给自己打飞机。于是,女孩就跪在那里,一边被后面的客人干

着小穴,一边被前面的客人插着小嘴,一边用手给两个客人打飞机——用自己的

身体同时伺候着四个客人。由于客人们之前就处于兴奋状态,而且都已经被自己

的女奴舔了半天了,所以没多久前后两个客人就达到了顶点,射进女孩的小穴和

嘴巴里。

之后紧接着,两边的客人也缴了械,射在女孩身上。四个人带着满足的表情

下了台。同时,台上另外一个客人过去将女孩翻倒,让她躺在了垫子上,然后骑

在女孩身上,抓起两个硕大的乳房,把自己的阳具插进两乳之间,进行乳交。宝

贵的小穴当然也不会闲着,早有客人过来分开女孩的两腿,插进了女孩的肉洞里。

另外一个客人则跨在女孩头部,将阴茎插入女孩嘴里。

由于插的太深,加上女孩嘴里本就有残留的精液,女孩一时没能调整好呼吸,

咳嗽起来。但那客人却完全不管不顾,依旧肆意的在女孩的嘴巴里抽插搅弄。又

有两个客人,没能抢到合适的位置,又比较急,就勉强也一左一右的让女孩用手

给自己解决问题。于是台上这回是五个人一起享受着女孩的身体。很快,这五个

人也都射了出来,女孩的小穴里、嘴巴里、两腿间、乳房上、脸上、肚子上,到

处都是各种精液。

最后剩下的两个客人早已经商量好,不等女孩喘口气,就迫不及待的过来。

一个客人躺在了垫子上,另一个客人拖着女孩,让她趴在了躺着的那个客人身上。

站着的客人来到女孩后面,伸手往女孩阴部摸了一把,沾了一手不知道是女孩的

淫水还是客人的精液的液体,涂抹在女孩干净的菊花周围,然后将肉棒慢慢的插

入了女孩的肛门,躺着的客人自然是是将阴茎插进了女孩的阴道。

两个客人一前一后的出入着女孩的身体,女孩两手勉强的撑在垫子上,仰着

头,两颗乳房随着客人的抽插而晃动,终于没了肉棒的嘴里大声的「啊,啊,啊」

的叫着,全然顾不得嘴里淌出的前面客人的精液。缴了械,射在女孩身上。四个

人带着满足的表情下了台。同时,台上另外一个客人过去将女孩翻倒,让她躺在

了垫子上,然后骑在女孩身上,抓起两个硕大的乳房,把自己的阳具插进两乳之

间,进行乳交。

宝贵的小穴当然也不会闲着,早有客人过来分开女孩的两腿,插进了女孩的

肉洞里。另外一个客人则跨在女孩头部,将阴茎插入女孩嘴里。由于插的太深,

加上女孩嘴里本就有残留的精液,女孩一时没能调整好呼吸,咳嗽起来。但那客

人却完全不管不顾,依旧肆意的在女孩的嘴巴里抽插搅弄。又有两个客人,没能

抢到合适的位置,又比较急,就勉强也一左一右的让女孩用手给自己解决问题。

于是台上这回是五个人一起享受着女孩的身体。很快,这五个人也都射了出来,

女孩的小穴里、嘴巴里、两腿间、乳房上、脸上、肚子上,到处都是各种精液。

最后剩下的两个客人早已经商量好,不等女孩喘口气,就迫不及待的过来。

一个客人躺在了垫子上,另一个客人拖着女孩,让她趴在了躺着的那个客人身上。

站着的客人来到女孩后面,伸手往女孩阴部摸了一把,沾了一手不知道是女孩的

淫水还是客人的精液的液体,涂抹在女孩干净的菊花周围,然后将肉棒慢慢的插

入了女孩的肛门,躺着的客人自然是是将阴茎插进了女孩的阴道。两个客人一前

一后的出入着女孩的身体,女孩两手勉强的撑在垫子上,仰着头,两颗乳房随着

客人的抽查而晃动,终于没了肉棒的嘴里大声的「啊,啊,啊」的叫着,全然顾

不得嘴里淌出的前面客人的精液。

苍穹之剑破解版

古剑奇闻录

异界仙战游戏

相关阅读